底特律樓市崩潰:500美元買套房 中國城市須警惕

    地方政府債務總量結合其他公共部門債務一起考慮,雖然總體在安全區,但內含的局部風險一旦被觸發,進而發生危機時,可用的機制只能是“救火”,社會代價相當高。要化解地方債癥結,就必須進一步進行財稅體制改革。同時,要逐步走向全面、信息透明、監管到位、風險可控的地方自主發債狀態

    據說,這里有美國第一條水泥馬路,有美國第一個交通指示燈,有第一條高速公路和第一大百貨商店……這里是美國的汽車城——底特律。但如今,除了這些深刻到不能磨滅的歷史烙印,底特律再也不是曾經輝煌時期的底特律,因為,這座城市正面臨著嚴重的破產危機,甚至,連一些基礎的公共服務都已中斷。

    當地時間3月14日,美國密歇根州州長斯奈德對外宣布,將由州政府接手底特律市財政,任命企業破產重組專家——非洲裔美國人凱文·奧爾為緊急財政管理人,以應對這座城市瀕臨破產的局面。

    城市行將破產?

    在美國留學的小張至今仍記得2008年12月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去汽車城的情景:沒有想象中那么大,車很多,不少都停在路邊,但路上的行人卻比較少,與西雅圖、芝加哥和夏威夷[最新消息價格戶型點評]等城市相比,“不太像城市的樣子”。

    “這大概是次貸危機害的?當時,我是這么猜測的?!毙垖Α秶H金融報》記者說。

    金融危機對依賴汽車產業的底特律造成了嚴重打擊,比1973年石油危機的打擊還要嚴重得多。而且,這也讓底特律開始逐步淪為“一座空城”。美國人口普查局2010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底特律以713777的人口位列全美第18位,但遠不及上世紀50年代185萬規模的人口,因此,底特律成為美國過去60多年中城市人口削減最多的城市之一。

    金融危機過去幾年后,底特律仍“活”在金融危機的陰霾中。2013年2月19日,一個由密歇根州政府任命的專家小組宣布底特律陷入財政危機;2013年3月1日,施奈德宣布底特律市“處于財政緊急狀態”。據報道,底特律面臨現金短缺和公共福利帶來的巨大債務壓力,如養老金和醫療保險缺口及政府高達140億美元的長期負債。報道稱,現在的底特律有超過1/3的居民生活在美國“貧困線”以下,當地失業率達18.2%,遠高于全國的7.7%。

    目前,對于底特律來說,惟一還有的可能就剩下了“投機價值”。據央視報道,一位投機商,甚至花了2300美元就買到了5年前可以賣45萬美元的房子?!坝腥嘶?100美元買皮鞋,我卻用它買了兩套房子,現在口袋里還剩100美元?!蓖稒C商茉莉對媒體炫耀說。

    底特律啟示錄

    對于瀕臨破產的底特律來說,很多人認為,單一的經濟發展模式是造成底特律現狀的“罪魁禍首”。眾所周知,底特律的財政收入80%依靠汽車工業,但美國近年來的汽車市場份額不斷被日本和歐美汽車企業瓜分。同時,工業自動化的普及,加上亞洲相對低廉的勞動力成本,都讓美國汽車企業一波接一波地裁員,這又造成了底特律人口的流失及稅收的不斷萎縮。

    事實上,像底特律這樣行將破產或已破產的城市不在少數。統計顯示,1937年以來,美國有約600個市、鎮、縣等申請破產;過去30年,申請破產的地方政府不到250個,其中,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就有約15個城市申請破產。

    “深層次看,西方國家城市的破產,根源在城市的制度設計。這套制度包括:城市的自治制度、嚴格的財政預算制度、破產的法律規定?!眹野l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研究員馮奎在媒體上撰文稱,“自治制度厘清了城市與州、與國家(聯邦)責任、義務邊界;嚴格的財政預算制度使得破產的實際發生有真實、必須的依據;破產立法則使得破產有法可依?!?/P>

    “以上這些制度框架設計的目的不是為了鼓勵破產,而是使得債權人的權益得到保護、其他相關利益者得以止損,且對城市也是一種保護,如進入破產程序的有些爛賬可以一筆勾銷,城市的再生尚有希望。破產當然會給城市發展帶來嚴重影響,但破產制度也有一定的正面作用?!瘪T奎認為,“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破產是一種進步的、必要的城市發展制度設計?!?/P>

    中國城市須警惕

    今年1月,麥肯錫駐上海亞洲地區董事長Gordon Orr曾經預計,中國一個三線城市將破產?!爸袊鞘袑u地的嚴重依賴是眾所周知的?!監rr表示,“各城市過去為建設項目而使用的融資平臺將停止運作,且情況可能變得更糟。如沒有中央政府的救助,有些城市將無力繼續維持運轉?!彼瑫r認為,不斷對國有企業的貸款進行展期只能讓問題得到暫時緩解。

    對此,馮奎認為,中國城市不會破產,因為,中國城市的預算約束是寬松的。但專家認為,對中國來說,底特律的現狀同樣具有較強的借鑒意義,比如,不能太過依賴單一的發展模式,體現到中國城市,就是不能太依賴投資。

    但由投資帶來的地方債危機早已為業界所關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審計署副審計長董大勝表示,目前中國中央債務規模在7.7萬億元左右,地方債在10.71萬億元,“考慮到部分地方債存在一定浮動性,估計,目前各級政府總債務規模在15萬億元至18萬億元之間”。

    這不得不讓業界捏一把汗,盡管董大勝強調,“總體風險可控,但仍需進一步加強政府債務管理”。

    “地方政府債務總量結合其他公共部門債務一起考慮,雖然總體在安全區,但內含的局部風險一旦被觸發,進而發生危機時,可用的機制只能是‘救火’,社會代價相當高?!比珖f委員賈康3月3日在政協開幕結束后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建議,“要化解地方債癥結,就必須進一步進行財稅體制改革。同時,要逐步走向全面、信息透明、監管到位、風險可控的地方自主發債狀態?!?/P>

相關信息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