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模式”的建筑節能啟示

如何通過多種政策工具來促進建筑節能的發展,運用法律法規的強制性的“推力”和市場機制的“拉力”來發展我國的建筑節能,仍然是目前備受關注的問題。而《美國2005能源政策法案》(以下簡稱《法案》)將建筑節能政策進一步系統化,確立了21世紀初期美國國內建筑節能發展的重要方向:政府機構率先節能、提高能源管理效率、加大對可再生能源的支持力度、重視基礎研究與開發、實行稅收優惠等。

    綜合運用多種政策促進建筑節能

    美國政府為了實現節能目標(用10年的時間,實現單位面積能耗降低20%,平均每年降低2%),綜合運用了供給面、需求面的多種政策工具。供給面工具主要是通過財稅政策、研究機構、技術支持等因素直接影響技術供給;需求面工具則主要通過政府采購等措施,提供穩定的市場需求。

    《法案》中可以看出,為了激發相關利益主體的節能積極性,美國政府主要使用了補貼和稅收優惠兩種激勵手段。例如為了鼓勵太陽能設備的應用,將稅收抵免的幅度提高到30%,必將對美國太陽能設備的推廣起到重大促進作用。

    針對不同的節能行為,主要實行稅收抵免(tax credit)與稅收扣除(tax deduction)兩種優惠。稅收抵免與稅收扣除有著重要差別:稅收扣除是在稅負計算前,從收入中減去;而稅收抵免是直接從稅負總額中減少。這意味著稅收扣除與稅收抵免有著本質不同,對于納稅人來說,稅收抵免比同等額度的稅收扣除更有利,總的優惠額度約為稅收扣除的3倍甚至更多。例如,在稅率為28%時,1000美元的稅收抵免相當于3571美元的稅收扣除。

    《法案》列出了支持建筑節能的主要稅收優惠項目(見表1),從該表中可以看出,美國將針對建筑節能的稅收優惠基本上覆蓋了可以提高能效的所有措施(包括建筑整體節能性能的提高和主要系統用能性能的提高)。

    因而,我國應盡快實施對低能耗建筑、可再生能源在建筑中的應用的補貼和稅收優惠政策,以及對合同能源管理的財政支持政策,充分發揮市場機制對節能資源的配置作用。

    重視建筑節能技術的研究和開發

    建筑節能是一個系統工程,涉及多方利益關系,需要各主體的共同合作,而建筑節能技術研究和開發是其基礎環節。在《法案》中,美國政府足足用了一章來規定節能政策的研究和開發,足見其對節能基礎研究的重視程度。

    目前我國單位建筑面積采暖能耗相當于氣候條件相近的發達國家的2~3倍。據專家分析,我國公共建筑和居住建筑全面執行節能50%的標準是現實可行的;與發達國家相比,即使在達到了節能50%的目標以后仍有約50%的節能潛力。

    我國已在建筑節能標準和技術研究開發方面投入了很大力量來進行基礎的研究工作,但與市場需求相比,還有較大差距。主要體現在達到節能標準的經濟、適用、可靠的維護結構技術形不成體系,如外墻圍護結構體系、高效的供熱制冷系統、可再生能源的建筑應用等技術不配套,不能完全解決耐久性(與建筑同壽命)、防火、外貼墻磚、修補維護等技術細節問題,導致開發商在技術選擇上顧慮重重。相比國際水準,多數現有技術還比較低級,系統配套差,其產業化程度也不高,可再生能源建筑應用缺乏具有獨立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高效、低能耗、高可靠性的供熱、采暖技術、熱計量技術、變流量的熱力管網輸配技術、環保、節能、經濟、安全的新型墻體材料等缺乏。

    為了實現我國建筑節能的可持續發展,必須重視建筑節能技術的基礎研究工作,加大建筑節能科學研究資金投入力度,找到適合我國國情的建筑節能適用技術,從基礎環節來促進我國的建筑節能工作。

    加快政策信息傳遞過程

    相對于歐美國家,我國的建筑能效測評標識發展緩慢,相應的制度還沒有建立,市場上有不少打著“節能”口號的建筑,這些建筑真正的節能率是多少目前還沒有統一的標識,造成了節能建筑供給主體和需求主體的信息不對稱現象,非常不利于節能建筑的推廣。而建筑能效測評標識是指建筑節能測評單位通過一定的技術手段對建筑物用能效率進行檢測、評估,并將反映建筑能耗水平的熱性能指標以信息標識的形式進行公示。

    美國的建筑能效測評標識體系為公眾鑒別節能建筑的性能提供了很好的符號,歐洲的德國、俄羅斯、丹麥等國也實行了各自的建筑能效測評標識體系,實踐證明這是一個有效地解決節能建筑推廣困境的方法。因此,我國在制定建筑節能政策時,應借鑒這些國家的經驗,建立我國自己的建筑能效測評標識體系,為節能建筑市場提供統一的鑒別標志,并對能效標識等級不同的建筑實施不同力度的財稅激勵政策,建立激勵節能建筑發展的長效機制。

    此外,對于公眾來說節能信息應該簡單、易于理解,這樣才能有力促進政策的傳播,使得政策順利實施。

    合同能源管理籌集資金

    根據建設部建筑節能工程實施方案,“十一五”期間,我國建筑節能要實現總計節能1.01億噸標準煤,累計建設節能建筑面積21.46億m2,其中新建建筑15.92億m2,既有建筑改造5.54億m2,全社會實施建筑節能工程總投入33355.5億元,其中建筑節能增量成本4951億元。要達到這些目標,如此龐大的資金需求該如何籌集呢?節能新機制——合同能源管理可以有效地解決這一難題。

    合同能源管理是指從事能源服務的公司通過與客戶簽訂節能服務合同,為客戶提供:能源系統診斷、節能項目可行性分析、節能項目設計,幫助項目融資,選擇并采購設備、安裝調試、進行項目管理、培訓操作人員、合同期內系統設備維護、節能量監測等一系列服務,并從客戶節能改造后獲得的節能效益中,收回投資和取得利潤的一種商業運作模式。

    從美國實施能源管理的資金來源可以看出,在將近三十年的節能進程中,節能效益合同(ESPC)獲得了巨大成功,市場份額擴大了將近兩倍,目前已成為美國能源管理的主要資金來源(60%)。這也是《法案》中將節能效益合同予以繼續執行的原因所在:充分依靠市場機制來實現節能。

    而在我國建筑節能政策中,法律法規的推動作用應體現從建筑過程的各個環節來規范主體行為,實施嚴格的能源管理制度,準確傳達節能建筑信息等強制性手段。市場機制的激勵作用應體現從補貼、稅收優惠、政府采購等來引導市場發展方向的原則。

    中國房地產報

相關信息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