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贈與房產過戶無須辦理強制公證了

    7月5日,司法部發布《關于廢止<司法部、建設部關于房產登記管理中加強公證的聯合通知>(以下簡稱“聯合通知”)的通知》,繼承、贈與房產辦理登記事項可以不用“強制公證”了。至此,頒布于1991年、適用了25年的“強制公證”規定做法作廢。

  最高法院

  曾否定“強制公證”做法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按照被廢止的“聯合通知”的規定,繼承房產,應當持公證機關出具的“繼承權公證書”和房產所有權證、契證到房地產管理機關辦理房產所有權轉移登記手續;同時還規定,遺囑人為處分房產而設立的遺囑,應當辦理公證;接受贈與房產的受贈人,應當辦理“贈與公證書”和“接受贈與公證書”,或雙方共同辦理“贈與合同公證書”。

  在“聯合通知”規定的強制公證時期,全國各地發生過多起因不滿強制公證而引發的糾紛及訴訟,成都商報此前也報道關注過這一問題。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就以公報案例的形式公布了南京江寧區的一起因公證引發的行政訴訟。這一公報案例否定了執行23年的繼承房產、贈與、遺贈房產過戶需要辦理公證才能過戶的做法,影響極大。

  南京市江寧區雙龍大道833號南方花園A組團23-201室房屋所有權人為曹振林。2011年5月23日,曹振林親筆書寫遺囑,將該房產及一間儲藏室以及曹振林名下所有存款金、曹振林住房中的全部用品無條件贈給一個名叫陳愛華的女士。

  2011年6月,曹振林去世。之后不久,受贈人陳愛華準備辦理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但被拒絕。當陳愛華再次申請辦理房屋所有權轉移登記時,江寧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遺囑未經公證,又無‘遺囑繼承公證書’”為由,答復不予辦理遺產轉移登記。陳愛華提起訴訟。

  爭議焦點集中在“聯合通知”的效力問題上。該通知第三條規定:要求受贈人必須持“贈與公證書”或“贈與合同公證書”及相關手續,才能為其辦理過戶登記。

  江寧區法院判決認為,這份“聯合通知”不屬于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規章的范疇,且與《物權法》《繼承法》《房屋登記辦法》等有關法律法規相抵觸,不能成為房屋登記主管部門不履行房屋登記法定職責的依據,判決江寧區住建局限期為陳愛華辦理過戶登記。一審判決后生效。

  廢止“聯合通知”

  繼承、贈與房產過戶不再強制公證

  時隔兩年后,今年7月5日,司法部下發關于廢止“聯合通知”的通知,稱根據《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的規定,國務院國土資源主管部門負責指導、監督全國不動產登記工作。1991年的“聯合通知”已不再適用,現決定予以廢止,自本通知印發之日不再執行。

  今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十四條明確,因繼承、受遺贈取得不動產,當事人申請登記的,應當提交死亡證明材料、遺囑或者全部法定繼承人關于不動產分配的協議以及與被繼承人的親屬關系材料等,也可以提交經公證的材料或者生效的法律文書。據此,法律將公證材料作為申請人可選擇提供的內容,而不再是“強制性”提交的必備材料。

  辦理房產繼承

  兩種方法三種路徑可選擇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從成都的公證機構了解到,目前已獲知廢止“聯合通知”一事,此事在公證行業也引起很大關注。相關負責人稱,這份通知并不意味著申請人就不能辦理繼承公證,申請為避免事后糾紛,依然可以在自愿的前提下,選擇辦理公證,但完全是當事人自愿選擇。

  對于在不需要“強制公證”的情況下,產權登記申請人如何辦理房產繼承,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根據現行生效法律、法規的規定,有兩種方法和三種路徑可以參考或選擇(見上圖)。

相關信息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