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示意家人低價買地賺上億

      位于浙江金華市區的一幢商務樓因房主銀行貸款逾期遭法院執行拍賣。在房主對房屋評估價值過低提出異議的情況下,法院仍以3110萬元將該商務樓拍賣。成交不到一年,新房主就在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中獲得了1億余元拆遷補償。記者調查證實,在低價購買該商務樓并獲得高額拆遷補償的過程中,時任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副總指揮沈兆春的家人占有15%的股份。

  要拆遷的樓被低價拍賣

  2011年,浙江高恒集團有限公司因經營所需將位于金華市解放西路298號的一幢九層商務樓抵押給金華銀行。2013年貸款逾期,金華銀行通過訴訟,由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對抵押房產進行評估拍賣。

  婺城區法院委托金華市立盛資產評估公司對該房屋進行評估,評估價為4043.93萬元。對此,高恒集團提出評估異議,認為這一價格嚴重失真,遠低于市場價格,希望能夠延緩執行,待拆遷后用拆遷補償款償還貸款?!敖鹑A市二七新村改造工程指揮部此前已經對該房屋進行了摸底排查,預評估價為9000多萬元?!备吆慵瘓F負責人告訴記者。

  婺城區法院執行局局長胡建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接到高恒公司的書面異議后,法院司法技術管理部門作出復函,認為評估程序合法、價格符合實際。

  此后,法院以網絡拍賣的形式將該商務樓拍賣,2014年1月13日與虞某等四名聯合參與競拍者簽訂《拍賣成交確認書》,成交價格為3110萬元。

  房產未過戶就獲賠億元

  法院拍賣結束后不到一年,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正式啟動。該商務樓被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指定另外一家評估公司評估,評估價格為9400余萬元,結合其他補償,該商務樓新業主共獲得1.003億元拆遷補償。

  時隔不到一年,房地產市場未出現巨大波動,為何兩家評估公司對同一幢房屋的評估價格相差一倍多?房產評估專業人士認為,盡管法院拍賣的評估價格會比市場價格有所下浮,而拆遷時的評估往往就高不就低,兩家評估公司的評估價格出現差異是正常的,但相差一倍、高達數千萬元的差距顯然存在問題。

  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征收處有關負責人表示,二七區塊改造是金華市重點棚戶區改造項目,拆遷工作備受關注,拆遷補償按照統一標準,必須做到公平公正,不可能存在過高補償的情況。

  據高恒集團介紹,截至目前,該房產仍在高恒集團名下尚未辦理過戶手續,而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以及拆遷條例,根本不應將拆遷補償款給他人。

  據記者了解,拍得高恒集團商務樓的四名自然人并非實際購買人,真正的購買者另有其人。當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副總指揮沈兆春因涉嫌拆遷腐敗被檢察機關調查后,幕后黑手逐漸顯露出來。

  信息不對稱成致富捷徑

  記者從金華市婺城區檢察院證實,時任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副總指揮沈兆春的妻子以他人代持的方式,擁有高恒集團商務樓拍賣房產15%的股份。以此計算,沈及家人獲利千萬元。

  據了解,沈兆春涉嫌犯罪均與其遷拆工作崗位相關。他在擔任杭長線副總指揮、城東街道書記,在城東街道上浮橋村拆遷過程中,得知杭長線建設要經過上浮橋村的拆遷安置小區,隨即讓其妻以他人名義獲取上浮橋拆遷安置地塊,再通過拆遷補償獲利數百萬元,這些款項全部匯到了沈兆春妻子的賬號。

  沈兆春和妻子目前已被檢察部門批捕,相關司法程序正在進行中。

  “從涉及拆遷腐敗的案例來看,不少腐敗官員都是利用信息不對稱來獲取利益?!闭憬鸬缆蓭熓聞账跞髀蓭熣J為,由于職務原因,這些負責拆遷的官員可以提前掌握拆遷的準確信息,從而提前布局從中獲利。在實際操作中,腐敗官員往往以親友的名義藏身幕后進行操作,很難掌握證據。

  高恒集團負責人認為,從低價拍賣到高價獲賠,不僅需要對拆遷工作熟悉了解,還需打通評估拍賣等多個環節,希望有關部門梳理億元拆遷補償款去向,找到更多隱藏在幕后的“拆遷黑手”。

相關信息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