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估四千萬的房產轉手獲1億拆遷補償

       坐落于浙江金華市區的一幢九層商務樓,因貸款逾期銀行委托法院進行拍賣,當時評估價格為4043.93萬元,實際成交價格為3110萬元,令人跌破眼鏡的是,一年半后,被拍賣的商務樓竟然獲得了1.003億元的拆遷補償。

        3110萬元變成逾億元,在2013年到2015年金華房地產市場并不景氣的情況下,這幢商務樓卻增值兩倍多,遠悖于市場規律。
兩份離奇的評估報告

       據了解,2011年浙江高恒集團有限公司因經營需要,將其在金華市解放西路298號一幢九層的商務樓作為抵押物向金華銀行抵押貸款。


       2013年貸款逾期,金華銀行通過訴訟,由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對抵押房產進行評估拍賣。當時婺城區法院委托金華市立盛資產評估公司對該房屋進行評估,但令高恒集團措手不及的是,評估價格嚴重失真,遠低于市場價格。


      高恒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早在法院委托立盛公司評估之前,金華市二七新村指揮部已經對該房屋進行了摸底排查,預評估價為9000萬元左右,后婺城區法院委托金華市立盛公司對抵押房產進行拍賣前評估,立盛公司于2013年6月5日作出評估,評估價為4043.93萬元。高恒集團認為立盛公司的評估價嚴重失實,遂向婺城區法院提出評估異議,要求重新評估。但婺城區法院和立盛公司認為所評價格符合實際,對高恒集團的異議不予采納,該商務樓仍被拍賣。


      2013年6月24日高恒集團向婺城區人民法院提出的異議書中顯示,高恒集團指出該地段商鋪價格每平方米高達5萬元,住宅售價也在每平方米兩萬元左右,但立盛公司所評出的商鋪價格僅為每平方米1.5萬元,二層以上住宅樓層均價也僅有每平方米7600元,遠遠低于市場價格,損害了異議人合法利益,無法接受。


      可惜,異議無人理睬,該商務樓仍以遠低于市場價格的4043.93萬元評估價格作為參考進行拍賣,又以3110萬元的極低價拍賣成交。


      在拍賣之后,該商務樓被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指定另外一家評估公司金華同匯房地產評估公司評估,但評估價格再次讓高恒集團感到不可思議,評估價格為9400余萬元,結合其他補償,該商務樓共獲得1.003億元拆遷補償。


      記者在金華公司2015年1月出具的評估報告中看到,該房產一層商鋪絕大部分評估價格為每平方米4.3萬元,二層以及以上評估價格為每平方米1.7萬元左右,遠高于立盛公司的評估價格,接近高恒集團的評估價格。


      為什么同一幢商務樓的兩份評估報告差距如此之大?高恒集團指出,如果說前份報告低估后份報告正常的話,那么損害的是其公司利益;如果前份報告正常后份報告高估,那么是導致國有資產流失。無論何種情況,均涉嫌犯罪。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目前該房產仍在高恒集團名下,尚未辦理過戶手續,仍舊由高恒集團承擔房產使用稅等,而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以及二七新村拆遷改造相關條例,根本不應將拆遷補償款打入他人賬戶。
指揮部:補償價格合理

       2016年4月,金華市二七新村區塊改造工程指揮部征收處處長姜春富告訴記者,目前二七區塊拆遷基本上接近尾聲,除個別房產已走正常司法途徑之外,絕大多數房產已拆遷完畢。


      對于記者提出的金華同匯房地產評估公司對九層商務樓的評估報告,姜春富認為是符合市場價格,根本不存在高估的情況。同時,金華同匯房地產評估公司出具該報告的評估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其評估報告符合市場行情。


      姜春富向記者表示,二七新村區塊改造是目前國內最大的棚戶區改造項目,拆遷工作備受關注,拆遷補償必須做到公平公正,不可能存在過高補償的情況。


      據其透露,在法院拍賣過程中成功拍得這幢九層商務樓的買受人獲得8624萬元房屋拆遷款,加上1405萬元拆遷獎勵,共計獲得1.003億元拆遷補償,但指揮部考慮到該房產尚未辦理過戶手續,未支付房屋過戶相關稅費,因此目前仍有400多萬元拆遷款扣留在指揮部賬戶上,以用于支付辦理過戶手續所要繳納的各項費用。


      2016年4月,婺城區法院執行局局長胡建紅告訴記者,在獲悉該房產獲得巨額補償之后,法院執行局也對拍賣成交價格和拆遷補償價格差距如此之大作出分析,得出拍賣成交價格低于市場價格以及拆遷補償高于市場價格等部分原因。但當記者問其為何兩份評估報告會產生如此之大的差距時,胡建紅稱說不清楚。


      記者兩度聯系金華市立盛資產評估公司負責人,但該負責人未對記者提出的為何兩份評估報告中評估價格相差如此之大作出明確回應。5月13日,記者第三次聯系采訪時,該公司副總經理張駿接受了記者采訪,表示該公司作出的評估報告經過了市場檢驗,真實地反映了市場行情。


      對于記者提出的為什么兩份評估報告總價相差如此之大,張駿堅稱該公司評估準確,而對其他評估公司出具的評估報告不予置評。
拆遷副總指揮親屬獲利千萬

      兩次評估價格相差如此懸殊的背后,疑似有人為操縱的痕跡。


      記者從婺城區檢察院獲悉,原金華市二七新村拆遷改造工程副總指揮沈兆春日前被檢察部門批捕,其涉嫌濫用職權和貪污兩項罪名,均與其遷拆工作崗位相關,其妻和妻弟也涉案被批捕。


      經檢察部門初步查明,解放西路298號商務樓被評估低價拍賣的過程中,沈兆春妻子以其公司員工代持的方式占有了所拍賣房產15%的股份,拆遷補償后,沈兆春妻子獲利超千萬。


      高恒集團據此認為,4043萬元的評估價格疑被人為壓價操縱,目的是日后撈取不義之財。沈兆春妻子以他人名義參與此拍賣并取得巨大利益,所拍房屋未過戶,拍得者未取得產權證前,拆遷指揮部即直接將房屋拆遷賠償款支付給個人,偷逃國稅,造成國家巨額稅收的流失。


      另據婺城區檢察院介紹,沈兆春擔任杭長線副總指揮、城東街道書記時,在城東街道上浮橋村拆遷過程中,其妻以他人名義獲取上浮橋拆遷安置地塊,從中獲利數額特別巨大,此事上浮橋村民已多次舉報,多次上京上訪。高恒集團認為此事操縱手法與其公司案如出一轍,足見沈兆春利用職務之便為己牟利并非首次。


      金華市婺城區法院2014年5月作出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金華市立盛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31日在婺城區羅店鎮尖峰桃園征遷項目中,因出具了虛假的評估報告,虛增桃樹數量近千棵,給國家造成直接經濟損失近56萬元,該案涉案人員均被判處有期徒刑。


      婺城區檢察院表示,沈兆春涉案金額已達到特別巨大的標準,檢察院將于近日向婺城區法院提起公訴。
誰能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低價通過司法拍賣買入,獲高價拆遷補償,短時間內獲利7000多萬元,高恒集團認為這并非簡單的市場行為,背后似有人為因素在內,而沈兆春的落馬也印證了高恒集團的猜測。


      高恒集團認為,完成此筆拍賣并獲得賠償,不僅需要對拆遷工作熟悉了解,還需打通評估拍賣等多個環節方能成功。


      高恒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其實此案做得再高明也有辦法完全查清,只需梳理下上億元的拆遷補償款去向,自然便明了有多少人員參與其中,幕后人員自然浮出水面。


      據悉,高恒集團已將此案向相關部門反映。

相關信息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