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建局處長兩千萬房產敢于公示

     10月27日,中共泰州市委組織部公布了一批領導干部任前公示。其中,泰州市住房城鄉建設局工程建設質量管理處現任處長秦某某,擬任泰州市住房城鄉建設局總工程師。就在前一天,泰州當地論壇上出現了一則網帖,文中曝出秦某某名下房產價值超過2000萬,引來網友們圍觀和吐槽。對此,秦某某回應現代快報記者稱,他的父親是一名地產商人,名下房產都是父母贈予的,自己敢這么公開就可以調查。(10月28日 《現代快報》)

  干部任前公示個人財產,本為一個“規定動作”,但泰州市住房城鄉建設局工程建設質量管理處現任處長秦某某卻因為公示財產,引起熱議。究其原因,大抵因為所公示的房產價值2000多萬,遠遠高出了公眾對于干部家底的“預期”,于是便開始聯想。筆者認為,公眾以質疑的精神參與干部財產監督值得推崇,但一定要以維護好理性的社會輿論環境為基礎,切莫讓干部公示財產陷入迎合公眾預期的怪圈。

  試想,假若我們僅以所公示財產的多少就對干部做清廉與否的推斷,認為公示的多就不正常,公示的少就是清官,豈不太偏激了?結果只能是越來越多的干部在公示財產時有所保留,以迎合公眾預期。實際上,貪官也可能“清貧”,因為他們可以“偽裝”,騎自行車上下班,工作多年仍住單位房的貪官已屢見不鮮;或是可以揮霍,一部分貪官把違法所得揮霍一空,家底自然不厚實。對此,公眾豈不是要標榜他們為清官了啊。這個邏輯顯然站不住腳,遺憾的是,很多公眾習慣于對干部做有罪推定,這無疑會傷害干部干事創業的積極性。

  也就是,我們不能苛求每名干部都生活在溫飽線上。但是,監督干部確實需要群眾廣泛參與。以本例來說,當事干部的房產皆為父母所贈,而父親正是在其任職地搞開發房產活動。作為城建部門,官商之間是否有因父子之情而搞過特殊呢?這倒是公眾應該關注的焦點所在。

  事實上,早在2010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就已印發了《關于領導干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各地在執行過程中,嚴格落實報告制度的多,搞公示的少。一定程度上,各地對公示“不熱情”與考量社會輿論因素不無關系。

  民間有句俗語,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何謂黑白?一定是以實事為基礎,而不能臆斷。既然干部能夠以陽光心態公示個人財產,公眾心態何不也陽光一點呢?要相信黑的曬不白,白的曬不黑。

相關信息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