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委書記拉攏法院院長搞房屋強拆

曾任鞍山市委書記的谷春立的瘋狂拆扒,得到了鞍山中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宋景春的支持推廣

宋景春

     遼寧海城“獨特”快速拆遷模式被指違法;兩主導官員谷春立與宋景春均已落馬

   吉林省原副省長谷春立落馬,引發人們對他曾主政七年的遼寧省鞍山市大拆大建的集中關注。而在鞍山下轄的縣級市海城,一種持續四年多的政府和法院的“合作”拆遷模式仍在進行:在將被拆遷人變成被告后,迅速強拆那些尚未達成協議的住房。

      在遼寧官場,海城是個有些“特殊”的縣級市,外地赴任遼寧的主要領導,多把海城安排為調研首站。

但在最近4年間,數十份舉報材料拼湊出了海城的另一面,它的關鍵詞是“排除妨害,先予執行,強拆”。近年來關于海城的舉報,大都指向這種“獨特”的拆遷模式。

    在多位關注拆遷的律師眼中,以社區、街道或管理區的名義,起訴被拆遷人排除妨害,然后法院下先予執行裁定書,政府組織強拆的模式嚴重違法。但這種備受爭議、與最高法院精神背道而馳的拆遷模式,正被規?;貞糜诤3侨械牟疬w當中。并且,全國只有海城以此作為快速拆遷的主要“利器”。

      鞍山法院系統人士指出,這種讓百姓深受其苦的拆遷模式成型于鞍山原市委書記谷春立瘋狂拆扒之時,并得到鞍山中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宋景春的支持推廣,如今兩人均已被調查免職。

排除妨害—先予執行—強拆,這種政府法院合作拆遷模式成型于吉林“首虎”谷春立主政鞍山時期,并得到鞍山中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宋景春的支持推廣,如今兩人均已被調查免職。

強拆“快招”

一社區上百被拆遷戶被告“排除妨害”

      拿著海城市人民法院的傳票,海城市公務員范士純有些蒙了,因為沒有談妥拆遷補償,他成了被告,告他的是所在的海州管理區藝新社區,案由是“排除妨害”。2011年開始,“排除妨害”這個民事法律行為被并不擁有百姓房屋物權的管理區、街道和社區拿來在拆遷中大規模使用,成為加快拆遷的工具。范士純收到的民事起訴狀顯示:居委會認為范士純“提出很多無理要求,影響了城市經濟發展,阻礙了政府規劃的落實,其行為已經構成妨礙”。

      2013年6月8日,占地面積36萬余平方米的鞍山海城市原海高周邊地塊拆遷拉開大幕,范士純家1993年從東關街道管理委員會購買的浴池和飲料廠,就位于拆遷范圍之內。范士純覺得委屈,“沒開過聽證會,只在墻上看到了拆遷通知,在附近學校開了發布會,就開始了動遷”。范家擁有營業執照和納稅證明的浴池,只按18年前房產證上的住宅性質置換。起訴書中,藝新社區居委會提出的訴訟請求為將兩處房屋從征收區域范圍內遷出?!斑@簡直是強人所難,兩處房屋位于一棟五層樓的底樓,如何從整個樓中遷出?”范士純苦笑,覺得這個請求滑稽而荒唐。

      與范士純一樣沒有談攏拆遷補償的上百被拆遷戶,都接到了法院“排除妨害”的傳票。范士純和鄰居趕場似地跑海城法院,法院民事庭一上午要排三四家,每家只有一小時左右開庭時間,有的庭審只聽被拆遷人罵了一通就草草收場。海城法院的法律文書顯示,藝新社區173未遷出被拆遷戶中,有50戶居民在被起訴后,同意了拆遷,達成補償協議,并主動騰出房屋及附屬物,也有123戶沒有同意?!岸际瞧胀ɡ习傩?,惹不起政府,也不敢打官司,認吃虧得了”,一個沒有去開庭,選擇簽協議的居民無奈表示。

       沒有談攏拆遷補償的張家村村民王朋英和鄰居也都收到了“排除妨害”的傳票,起訴方是所屬的響堂管理區。騰鰲鎮周正村村民沈賀和16戶鄰居收到的“排除妨害”傳票,起訴方則是所屬街道。以“排除妨害”的形式起訴被拆遷戶,是海城強拆中普遍使用的“快招”?!安还苁菄型恋剡€是集體土地,不管是住宅還是工廠,海城都是用這一套模式進行,至少已經開展四五年”,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紀召兵律師一人就代理了海城40余戶同類拆遷案件。

“新要求”“新舉措”

法院領導積極參與政府拆遷各環節

別號“谷大扒”的谷春立在鞍山主導的大范圍暴力拆遷廣受詬病,留下多筆至今未清的“爛尾”賬(南都8月18日曾做詳細報道)。海城的此種“獨特”拆遷模式也正“興盛”于其主政鞍山時期。

2011年7月7日,時任鞍山市委書記谷春立到鞍山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鞍山中院)調研,當時宋景春從遼陽調任鞍山中院擔任代院長不足三個月。

谷春立就鞍山法院當前和今后一段時間的工作提出了新要求:“要深入做好社會矛盾化解、社會管理創新、公正廉潔執法三項重點工作”,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官網顯示。

次年年初,宋景春在鞍山中院工作報告中說,針對國務院《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補償條例》實施的新情況,急黨委和政府之所急,大膽探索解決問題的辦法和措施,積極參與和促進城市拆遷工作。

報告中還提到,兩級法院領導親自參與政府拆遷工作的各個環節中,積極工作,促進了全市拆遷工作的平穩健康進行。

“海城我去的戶數不下于500家,興海管理區鋼鐵村我去了不下四次”,在海城被拆遷戶提供的錄音中,海城法院院長曹允志談及參與過的拆遷時說道。

早在2004年12月17日,時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曹建明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強調:“法院不得以任何形式參與拆遷,原則上不允許先予執行?!?/FONT>

“鞍山法院通過采取哪些措施參與和推進社會管理創新?”2012年7月,已當選鞍山中院院長半年的宋景春在做客光明網視頻訪談中回答說,“一是做好房屋征收拆遷工作,助推經濟又穩又快發展?!辈⑴e了海城法院作為例子。

針對各縣區動拆遷案件較多、易引發糾紛的實際,當地媒體報道稱,鞍山中院2011年提出三分工作法:“對部分被拆遷人索要高額補償費拒不搬遷人員,政府以排除妨礙起訴的,積極立案受理;將聽證程序納入拆遷非訴執行案件工作,以程序公開樹立司法公信;涉及項目建設開工和居民回遷情況緊急的,經原告申請,依法裁定先予執行”。

“先予執行”模式

此種強拆在國家層面早已被叫停

在被告三個月后,范士純和鄰居在社區的東山墻上,發現海城法院作出的民事裁定書,看到“強制執行”字樣,他們認為官司背后暗藏貓膩。

被拆遷戶的法律文書顯示,法院在審理排除妨害糾紛一案中,作為原告的居委會、街道或管理區,提出了先予執行申請,要求將房屋強制拆除,并由一定數額的存款提供擔保。法院同意申請并做出了“強制拆除”的裁定。

下發裁定后,法院并不接收被拆遷戶們反對強拆的復議申請書,直接下發裁定強拆的法院公告。

“基層政府交的保證金數額有限,就是按照很低廉的不被認可的拆遷標準交保證金”,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優銀律師介紹,他接觸過的海城拆遷案件中,有些保證金在法院根本查不到。

“全國只有海城這個縣級市如此大規模地使用‘排除妨害-先予執行’模式進行拆遷。其他地方有零星這么做的,但一般會被法院直接駁回?!贝磉^全國28個省份的拆遷案件的紀召兵律師認為,海城拆遷模式走的是“歪門邪道”。

實際上,土地征收、房屋拆遷中的先予執行早已在國家層面被叫停。

2011年1月,最高法曾專門下達通知,要求“對涉及征地拆遷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的案件,凡是被執行人尚未超過法定起訴期限的,一律不得受理;凡是當事人就相關行政行為已經提起訴訟,其他當事人或有關部門申請先予執行的,原則上不得準許?!?。

次年最高法又頒布規定,對于訴訟案件中原則上不準許先予執行的精神予以重申。但海城被拆遷戶仍不斷接到“先予執行”的裁定。

政府法院“雙簧戲”

違法“合作”模式曾打算推廣

“排除妨害是居委會或街道提起的訴訟,我們是按照民事訴訟法十五條,從支持起訴角度講,在訴訟中有一個請求叫先予執行,我們完全是依法進行的”,海城法院院長曹允志在電話里解釋說,“近幾年有個別被拆遷戶上訪到了中央相關部門,我們都去匯報過”。

紀召兵律師曾與海城法院領導探討過這種模式的合法性,“對方并不承認法院行為違法,反而表示這種方法符合基本的法律精神,還打算在整個鞍山市進行推廣”。

2012年2月13日《鞍山日報》提到,實行一年來,海城市人民法院運用上述方法化解此類案件223件,幫助政府清理土地上百畝,十余個超億元建設項目落地開工。

當地并不避諱政府與法院的“合作”。去年,宋景春在鞍山中法工作報告中提到,“海城法院在解決困擾城市發展的土地瓶頸問題時,用足用好法律,為政府土地整理提供司法保障,保證了數十個重大項目順利開工、建成達產”。

但在法律工作者看來,這一套模式卻屬于嚴重違法。

“在拆遷中,居委會、街道或管理區是無權來‘排除妨害’的,對于基層法院以排除妨害批準—先予執行來強拆百姓房屋的行為,基層法院也構成枉法裁判,應該是法律禁止的行為”,北京市律師協會行政法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王優銀律師分析說。

紀召兵律師了解到,頗具諷刺的轉折點在于,在法院裁定后政府強拆了當事人房屋之后,之前提起的排除妨害民事訴訟不再進行判決,他接觸的被拆遷戶中沒有人拿到過判決書。

藝新社區范士純和代理人也曾去法院追要判決書,沒有判決導致被告無法上訴進行權利救濟,但負責案子的法官告訴他,要判決得有關領導同意,但誰是有關領導則“堅決不能告訴你”。

海城被拆遷戶用“政府和法院唱雙簧戲”來描述自身的遭遇。

“目前只有海城在繼續使用這種模式”,紀召兵律師回憶,三四年前鞍山某區行政庭法官曾透露說,他們也打算從海城引進這種模式,但法官都建議院長不要學,因為這嚴重違反法律程序,法院將承擔很大責任,最終放棄了。

王優銀律師提醒說,使用這種模式進行強拆的基層官員,同樣負有行政責任,甚至刑事責任。聲稱為了政府項目使用的邏輯是不成立的,但現在還沒有看到有官員因這種模式被追究。

聲勢浩大的海城拆遷中,成為被告的人們遭遇強拆后,少數繼續走司法途徑維權,但“排除妨害”案不下判決書,導致被拆遷人找不到上訴入口。

代理海城案件的律師多從行政訴訟入手,確認拆遷違法,撤銷補償安置方案,勝訴后仍如走進“法律迷宮”。

海城最早的被強拆戶歷經15年訴訟,終因秘密而不符程序的案件終結堵住所有去路。如今,有了“強制拆除”公告撐腰,海城的強拆裹挾著暴力,有老人、產婦被強行從家中拖走,有中年母親被送入精神病院……

在“拼死守房”保衛戰中節節敗退的堅持者期盼著:主導鞍山違法大拆大建的原市委書記谷春立已經落馬,海城強拆何時能踩下剎車?

此案終結

15年間只開過一次庭,最高法受理申訴卻仍被踢皮球

63歲的海城北關街道居民呂榮芝身形瘦弱,滿頭白發,兩年前一場腦出血差點要了命,可今年8月1日晚上,原鞍山市委書記谷春立被查落馬的消息讓她枯寂的斗志又“復活”了。

呂榮芝的案子要追溯到15年前,2000年7月,她家位于海城北關街繁榮委的臨街商鋪在沒有出示合法手續、沒有達成協議情況下,由海城市建設局向法院申請了強拆,海城法院準予執行。

賴以生存的商鋪被強拆,47歲的呂榮芝一周內急得白了頭發。

呂榮芝當即開始起訴海城市建設廳一系列行政行為違法并申請賠償,案件在海城法院開庭審理。

“法庭上沒有給我發言機會,法官只問了被告三句話,被告舉證說‘強遷是法院作岀的、與被告無關’后休庭”,呂榮芝回憶,再沒開過庭,便做出駁回訴求不予支持的行政判決書。

那一次的30分鐘開庭,是呂榮芝上告15年間唯一的審理。

次年8月,呂榮芝上訴,鞍山中院承諾幫協調,但條件是必須撤訴。

“我看見別的拆遷戶被騙撤訴后,再也立不了案”,呂榮芝不同意撤訴,隨后鞍山中院取消開庭審理,做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并駁回再審申請。

7年后,與呂榮芝一起上告的三戶被拆遷戶因“上告花的錢都夠買房”而放棄,但呂榮芝不愿妥協。

2008年6月,她向遼寧省高院申訴申請再審,一個月后接到駁回申請再審通知書。

八年間呂榮芝在遼寧空走三級再審程序。

最大的一次希望出現在2010年3月,最高法院派駐遼寧省審判監督工作組接待了呂榮芝,“接談法官看了三級法院判決文書后很憤怒,他說‘上級法院已認定原審法院駁回訴求不妥,為什么不予糾正?’”

最高法受理了呂榮芝的申訴,并指令遼寧省高院復查,接到最高法“請你等待處理結果”的通知,呂榮芝覺得較勁的日子終于即將結束。

誰知卻是一場空歡喜,案件像皮球一樣被一級級踢回。

呂榮芝等來的是遼寧省高院將案件移交鞍山中院復查,三個月后鞍山中院告訴她,“沒有收到省高院的移交材料”。呂榮芝花費五個月時間,找到了遼寧省高院的郵單和鞍山中院行政庭的簽收證據。

這次得到的答復是“回去等海城法院電話”,呂榮芝苦等沒有消息,她甚至多次去鞍山中院申請院長宋景春接見,然而直到去年8月宋被帶走調查也沒有得到回應。

2012年4月,懷著希望的呂榮芝曾再去最高法院,卻被告知:“此案己終結不再受理?!?/FONT>

此時呂榮芝案件已被終結近一年。毫無所知的呂榮芝,仍在通過各種途徑尋求法律出口。

法律迷宮

800平方米院落只補償5萬元,案子“不審理不判決”

半年后,呂榮芝在同樣被終結案件的天丞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李浚泉的博客上,意外發現了秘密終結自己案件的那次鞍山市委會議紀要。

紀要顯示,2011年7月29日下午,時任鞍山市委書記的谷春立在市委專題會上宣布,67件涉法涉訴終結案件責任主體移轉到地方黨委政府,呂榮芝的案子排在移交名單第二個。谷春立在這次會議上作了重要講話,時任鞍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代院長的宋景春參會。隨后呂榮芝成為穩控對象,她的問題各級法院和信訪部門不再受理。

海城市開發拆遷安置管理辦公室2012年的兩份對呂榮芝房屋拆遷安置的情況說明顯示,不存在開發單位不與她協商和不知道的情況下強制遷出,開發單位給呂榮芝的安置已遠高于國務院及海城文件規定標準,呂榮芝對開發單位提出的安置條件不同意,至今拒絕回遷。

“如果像他們說的那樣,房子被合法拆遷,與我多次協商,還給我那么高的補償,我會拖著病體搭著錢一次次跑法院嗎?”呂榮芝說,這些給市政府和更高層部門匯報的材料,與事實嚴重不符。

呂榮芝房屋被拆五年后,海城開始聲勢浩大的拆遷,她的同行者越來越多,但他們在尋找司法途徑的入口一步就遇到障礙。

紀秀鳳和呂榮芝結識于為拆遷討說法的路上。紀秀鳳的家位于海城響堂管理區張家村,前后三排磚房,穿過前廊,果樹、蔬菜和鮮花將院子打扮得錯落有致。

但這個寧靜的院子里,隱伏著充滿警惕意味的危險氣息。窗子用鐵皮完全封死,門上安裝著釘板,氣氛最緊張時,家里甚至藏著汽油……

拆遷人員丈量了紀秀鳳家近800平方米的院落,宅基地連同地上附著物,一次性給5萬元,紀秀鳳當即表示“不同意,不走”。

在全國28個省份代理過拆遷案件的紀召兵律師比較說,海城的拆遷安置補償在全國來說都是比較低的。

紀秀鳳家附近的商業樓盤,五年前就已經超過了每平方米4000元。在上百拆遷人員圍住院子逼遷后,紀秀鳳做了“拼死保房”的打算。有過強拆恐懼記憶的呂榮芝勸她,“萬一出意外,留下倆沒成年的孩子怎么辦?”

紀秀鳳家被響堂管理區以“排除妨害”起訴后,法院同意了管理區提出的先予執行,去年11月下達了強拆的民事裁定書和公告。

紀秀鳳的委托律師、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紀召兵律師介紹,海城法院下達先予執行裁定后,對排除妨害的民事案件沒有作出判決。

紀秀鳳多次去海城法院詢問開庭情況,得到回復說,本案適用簡易程序,不開庭審理。

“我又去索要判決書,海城法院說本案不做判決,同意先予執行的民事裁定就是最終裁定”,自學法律的紀秀鳳有些疑惑,民事案件必須有判決或裁定才能結案,先予執行的裁定只是案件中一個環節的裁定,怎能以此結案呢?

紀秀鳳寫了司法監督申請書,“要求上級人民法院和檢察院對海城法院濫用司法職權的行為進行監督”。

但是,司法監督申請書郵寄多日之后,仍不見回復。紀秀鳳多次到海城市檢察院申請監督,都被拒之門外。于是她拿著申請書到鞍山市人民檢察院申請監督,卻再一次失望。

紀秀鳳和村民另辟蹊徑,提起了行政訴訟,告海城市政府征收決定違法。跑了十次才在鞍山中級法院立上案,案子被安排到岫巖縣人民法院審理。

去年年底,岫巖縣法院判決撤銷海城市政府2011年作出的包括張家社區在內的房屋征收決定。

這被張家社區村民視為勝利,可勝利的喜悅極為短暫。

“我們勝訴了,但政府不服馬上提起上訴,二審在鞍山中院開庭審理”,紀秀鳳無奈地說,裁定說一審事實不清楚,適用法律錯誤,撤銷岫巖縣法院的判決,打回重審,還有一周將滿半年,岫巖縣法院仍沒有開庭的消息。

紀秀鳳覺得掉進了法律的河里,像舢板船一樣被莫名的力量來回推動,不審理,不判決,她被困著走不出當地兩級法院的圈子。

守房保衛戰

殘疾哥哥與90歲老父搭窩棚看屋4年未下樓

“在海城,大多被拆遷戶是在被強拆后才想到走法律途徑的”,紀召兵律師介紹,流離失所又沒有拿到補償的被拆遷戶,在長期拖耗中過得十分艱難。

紀秀鳳布置了機關下決心死守房子。而她先天殘疾的哥哥紀尚文和90歲的父親,在與她家一路之隔的對面房頂搭了窩棚,四年沒有走下來過,并安裝8個監控探頭,日夜守護房子,平常吃飯都由家人送上去。

守房保衛戰中,大多被拆遷人沒有紀家兄妹的決絕,房子在偷襲中倒下。

去年7月30日早晨7點左右,在跑步的藝新社區范士純夫妻接到鄰居電話說家里浴池被拆?;厝グl現警戒線里上百人圍住房子,鉤機掀開了屋頂,鍋爐被掀翻在碎磚上,范士純用相機剛拍幾張就被搶走,至今要不回來。

海州管理區雙栗街道楊俊凱對去年6月自己家超市被強拆的那一幕至今心懷恐懼,說話聲音顫抖:老人、產后十天的妻子都被強拆人員拖走,楊俊凱中途被拉回家,看見14歲的女兒放學回家找不到人,爬上了廢墟堆大哭。

“積攢了幾輩子的資產,都給搶走了”,楊俊凱家占地800多平方米的臨街超市和后面的家,都在鉤機下成為廢墟。

海州管理區曙光社區郭丹不僅家和診所被強拆,她還在去年6月6日的強拆中被送進精神病院。

“他們像抬豬一樣,把我四腳朝天從屋子里拽出來,用車拉到海城市寧心醫院”,44歲的郭丹介紹,寧心醫院是當地的一家精神疾病??漆t院,被關了半天后,姐姐將郭丹帶離醫院。家里房子被夷為平地,她和患病兒子的生活用品、診所的器械藥品和現金,都埋在磚頭碎瓦底下。

“占地900平方米的兩個院子,補償卻不如別人一半面積的補償高”,與紀秀鳳同村的張義軍認為補償不公平不透明,但他家先后經過三次強拆,60多歲老兩口搭的窩棚也被推平。

十余戶海城不同社區被拆遷戶反映,暴力強拆在海城普遍存在,網絡上至今留有海城十余個鎮區的強拆視頻資料。

紀秀鳳害怕強拆,更害怕像呂榮芝一樣,因拆遷索賠在訴訟路上一走十余年,在失去房子、健康和精力之后,仍然討不到想要的公道和賠償。

相關信息


  全國范圍內執業一級房地產評估機構資質     全國范圍內執業土地評估機構資質    綜合資產評估資質    土地規劃甲級資質    測繪資質

聯系電話

(028) 87036800 . 87056600 . 87056611

公司地址

成都市高新區天府大道北段1700號環球中心W區7W4層

企業郵箱

scdc2000@163.com


Copyright ? 2002-2021 Dacheng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v1.0.1 蜀ICP備05014951

色综合久久精品不卡